作伙來去看熱鬧——初探保安宮廟會文化的傳承與變遷

指導教授:張玉佩教授

研究生:賴怡如、李  彤、陳巧儒

黃鈺婷、林庭華、陶  睿

 

壹、  初訪大龍峒保安宮

大龍峒保安宮位於臺北市大同區哈密街,為祭祀中國閩南地區所信奉的醫神保生大帝的民間信仰廟宇,創廟者來自中國福建同安人,因此保安之名有「保佑同安」的意思。

保安宮初創於1742 年,1804 年正式改庵建廟。19世紀後,經幾度改建後目前已發展成三殿三進式的3000坪大廟。保安宮之建築布局坐北朝南,以前殿(三川殿)、正殿與後殿、東西護室與鐘鼓樓形成三殿回字型格局,在廟前庭有水池與照壁。本次田野調查的地點除了保安宮內部外,也延伸至哈密街(放火獅)和保安宮庭園(家姓戲),以探討這些場域下發生的互動情況。

在正式田調前我們實地進行了場勘。除了觀察外,我們隨機採訪了幾位文史工作者和廟方志工。我們得知,保安宮對志工的篩選相當慎重,必須經過「面試」才得以擔任保生文化祭的志工。不僅如此,還必須接受志工培訓,就如同上課一般。而志工的社經背景也相當多元,我們採訪到一位志工阿姨是當地人,對保安宮的歷史文化相當了解,也相當熱衷於擔任志工的角色。也採訪到一位70多歲目前在擔任講師的伯伯,他小時候就對神明信仰頗感興趣,長大後偶然聽聞哈密街,來到保安宮後便傾心服務於廟內事宜。在這些志工中不少是教授,可以針對外國人進行解說。

 

我們注意到當天保安宮的工作人員皆穿胸前印有「保生大帝文化祭」紅色書法字的白色T-shirt,背面有印有保生大帝平安籤,這件衣服對工作人員而言意義非凡——禮品店阿姨表示,她從事義工服務20多年,她相信有保平安的作用,也會當作外出旅行時的護身衣物。

在場勘時我們發現,廟宇、廟會已不僅限於宗教活動。一位主動和我們攀談的伯伯表示,雖然許多工作人員都有信仰,但都認為廟會是一種「特殊、難得的時空」,讓人放下一切身份位階、生命中各自忙碌的事,眾人齊聚一堂認真慶祝公共事務。而除了參與其中的人員外,保安宮本身也正努力走向國際——「國際間若有發生重大災變,像是日本311大地震,保安宮都有捐錢賑災,因此保安宮在國際間也小有名氣」服務保安宮資歷超過二十年的趙小姐說,因為公益慈善讓保安宮走向國際,也帶動了觀光客前來參拜。

因此我們希望藉由正式田調與場勘所得窺探出民眾與廟宇間的關係,辨識保安宮廟會文化的獨特性,建構出現代廟會文化之樣貌。

 

貳、  保生文化祭——兼容並蓄的現代廟會

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廟會活動除了能表達民眾的虔誠謝神之意,也有民俗戲曲的表演,像是布袋戲或歌仔戲團,兼具宗教與娛樂意涵。尤其是在農曆三月,臺灣民間信仰兩大主流神明——大道公和媽祖婆的生日期間,民間廟會活動精彩紛呈。而自民國八十三(1994年)起,臺北大龍峒保安宮便將大道公的慶生活動轉型為「保生文化祭」。

 

「保生文化祭」系列活動以農曆三月初五的家姓戲為序幕,包含遶境踩街、藝陣表演、「放火獅」、保生大帝聖誕宴王祭、保生大帝三獻禮祭典、註生娘娘法會、天上聖母法會、神農大帝聖誕三獻禮祭典、保生大帝飛昇紀念祭典、宴王祭。除了傳統宗教活動外,文化祭期間還會舉辦藝文比賽(攝影、寫生)、宗教信仰講座、保安宮美展、健康義診、音樂會和國際學術研討會。

 

「為什麼保生文化祭會長達兩個月之久?」、「為什麼要學術研討會、美展等現代活動?」「保生大帝、註生娘娘、媽祖娘娘的聖誕都在春天,保安宮以為期兩個月的文化祭連接起神明的生日慶典,形成一系列的活動」,在詢問了廟內志工後我們得知,保生文化祭最重要的意義在於保存台灣傳統的文化,為台灣的藝術表演工作者們提供舞台。

 

「傳統文化大多是口耳相傳,要保存下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志工阿姨表示保生文化祭的活動對傳統文化的保存有很重要的意義,家姓戲、放火獅都是重要的的文化資產,如果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提供一個場域進行保存與展演,傳統文化會隨著時間而消逝,例如家姓戲的戶外演出空間就隨著土地開發的增加,而表演場域逐漸減少,社會變遷也導致在戶外看戲的人數逐漸萎縮。這些也是保安宮決定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的原因之一,有學術研討會的存在,對於傳統文化的保存,多了份文獻的紀錄以及將廟宇相關文化賦予學術上的意義。

 

參、  「放火獅」——邁出文化傳承第一步

保安宮的「放火獅」活動始於1994年,也就是保生文化祭的第一年。每年保安宮都邀請臺南鹽水烽炮的製作師傅及臺中紙藝師傅,參考中國古火獅的製法,以竹為胎製作火獅,火獅底座內裝有數千隻烽炮。過去,「放火獅」有驅除瘟疫、業障,除煞保安的作用;而現在的「放火獅」除了其傳統文化意涵外,多了推播文化祭、提升關注度的作用。「放火獅」活動也豐富了活動參與者的多樣性、加深了參與者對宗教文化的涉入程度。

 

保安宮理事長廖武治先生認為,南北部對待傳統宗教文化的方式逐漸不同,「廟會的慶典如何與庶民活動緊密相連?」這樣的反思是開啟他推動保生文化祭的關鍵。整個廟會文化轉型的第一步就是「放火獅」,希望能藉此能找回「放火獅」的古禮,也恢復過去集體參與宗廟慶典的傳統,讓民眾感受到舊時廟會歡騰熱絡的氣氛。

 

「放火獅」活動的參與者覆蓋較廣,不少夫妻帶著小孩一同參加。活動開始前工作人員會開始在廟前廣場圍出一個長方形,出入皆由保全控管,一旁有消防車與救護車待命,放火獅儀式結束後的場復,井然有序且整理速度非常快。在放火獅當下,觀眾多是拿手機、相機出來拍攝,有的孩子坐在爸爸的肩上看儀式,有的則摀著耳朵躲在父母懷裡。活動結束後許多信眾會回到廟前拜拜(有的持香而拜,有的僅雙手合十)。和活動前相比人潮明顯增多。特別的是,在活動後有注意到一名女性信眾,坐在廟前拿著佛珠不斷默念,這是我們觀察到唯一一個在「放火獅」活動當下仍進行宗教行為的信眾。

 

一、   「長槍短炮」各顯神通

為了鼓勵民眾紀錄保安宮的美,每年保生文化祭都會舉辦保安宮攝影比賽,故「放火獅」當天廟內廟外皆能看到手持攝影器材的人。

 

「放火獅」活動開始前,拿專業器材的阿伯們便一直各自分享討論拍攝角度和攝影經驗,其中一個阿伯因為腳架架得太高受到了後排阿嬤的大聲責備。除了攝影器材外,身邊的群眾大多自備口罩、帽子、毛巾,甚至看到帶了護目鏡和手套的大叔。像我們一樣什麼準備都沒有的,只有兩女一男三個年輕人。而在活動進行的時候害怕滿天鞭炮屑和火星而低頭閃躲的,也是我們這些人。活動結束後,拿攝影器材的阿伯們不顧滿身的鞭炮屑低頭檢查拍攝成果。

攝影比賽的舉辦,對文化祭本身而言無疑起到擴大影響力與知名度的作用,對攝影者而言,也能加深其對保安宮之廟會活動的認知和體悟,並透過鏡頭語言傳遞給更多的觀賞者。

 

肆、  家姓戲——中老年的追星場域

早期的家姓戲是為了慶祝神明聖誕或酬謝神明,各姓氏宗親便輪流舉辦酬神大戲。而保安宮的家姓戲不同於其他廟宇的酬神戲,是由廟方在開演半年前公開徵選、邀請各劇團,劇團以郵寄光碟的方式供廟方企劃人員挑選適合的劇目。另外,保安宮也會邀請學生團體,如國立臺灣戲曲專科學校歌仔戲科、臺灣大學歌仔戲社、政大歌仔戲社。此外,保安宮還安排了自行組訓的雲衷合唱團、保安宮歌仔戲及國樂團等社團演出。

 

家姓戲所吸引的觀眾並非只有信徒,田調當天我們還看到成群結伴的學生、帶著年幼的孩子來看戲的父母、外國觀光客等,但中、老年人仍佔了絕大多數。現場一位年約五十歲的阿姨表示,保生文化祭的每場戲她幾乎都有來觀賞,平時便會去捷運站、中正紀念堂等場所拿取藝文表演節目單,根據興趣來選擇喜愛的表演。而廟方義工吳大姐說因為保生文化祭的家姓戲是大台北地區僅存的戶外歌仔戲野台表演,匯演期間,有的戲迷每天都會來,也因為劇團演出品質高,多有從全台各地前來的忠實粉絲。因此,現今的家姓戲就像是「粉絲見面會」。戲眾等同是粉絲,有的戲迷會特定追隨某些戲碼或某些劇團、表演者或老師。

一、   各地戲迷相見歡

「沒有啦,我們看戲認識的啦,保生文化祭很久了,我們每年都有來。」「是因為今天曲目有趣我們才來的」我們訪問到四位阿姨,她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最遠的有從五股特地前來的)卻因為保安宮的家姓戲而相識。她們看戲二十幾年了,當天早上才從三重看完一場歌仔戲才過來。訪談間還拿出這個月大台北地區的歌仔戲演出表給我們看。我們拍完後,還有一位戲眾過來問能不能借他拍攝演出表。

 

二、   英雄難過美人關——戲迷間的小插曲

4月24日的表演劇目為《魚美人》,當天下午扮仙時發生了爭搶座位、推擠爭執的插曲。兩名戲眾意外跌倒引發小衝突、叫囂、摔椅子等激烈行徑,最後由保全出面協助調解。當場很多人都將焦點轉移到他們身上。一位強勢的阿嬤唸唸有詞說等下再喬,先坐下來看戲。歌仔戲文化在那個當下竟然有緩和紛爭的作用!

 

三、   資深戲迷的甘苦談

「有錢的廟才請得起的歌仔戲團,都在保安宮看到了!」年約30歲的李小姐對於戲曲文化非常熱衷,曾加入學校布袋戲社的她對保安宮財力雄厚,有能力培養自己專屬的歌仔戲團、邀請知名團體前來表演助陣深感羨慕。除了重量級劇團外,舞台左右兩側滾動播放字幕的電子屏幕、精緻的佈景和做工考究的服裝勾起了李小姐對當年和師父、全臺跑透透的表演經歷的懷念。

 

伍、  健康義診——中西合璧打破迷思

由於保生大帝為民間所信奉之「醫神」,信眾參拜保生大帝多是祈求與健康、醫療相關的難解之事。為了彰顯保生大帝懸壺濟世的精神,保安宮也在文化祭期間舉辦義診活動,與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合作,進行中西醫的義診。民眾不僅能從神明身上得到心靈寄託,亦能透過科學的診治獲得實質的解方。

 

在服務台工作的藍先生表示,廟方不會替民眾解藥籤,因為本身不是專業的醫療人員,無法精確地替民眾衡量病情,故一般都會讓其自行去外面的中藥行取藥。可見廟宇已逐漸擺脫以往「迷信」、「偏方」的陳舊形象,與地方醫療機構攜手服務,成為地方居民的尋求醫療協助的另一項考量。

 

另外,有別於於大家對於抽籤迷信的印象,在保安宮內有個紀念品販賣部裡,有賣兩個版本的解籤書,分別為解讀財、情、官、孕運的籤,和解讀藥籤,裡面明載了籤詩裡對應的中藥材。我們了解到許多學中醫的學生也會前來大量採買,也有很多人拿書裡的內容到中藥行買藥,有了文字明載的書信仰背後的文化意涵得以保存。

 

 

陸、  廟會文化新定位

臺灣廟會文化根植於民間節慶與禮俗,體現了一般大眾的生活習慣與情感信仰,鞏固了社會文化網絡,具有酬神謝祖、娛樂休閒、凝聚情感、促進社交等重要意義。隨著時代演進,人們與傳統廟會文化日益疏離,民間古蹟廟宇努力透過各種渠道力求轉型。

 

一、   結合在地藝文活動

保安宮通過舉辦保生文化祭將「宗教」祭儀轉型為「藝文」活動,培養了一定數量的傳統藝術欣賞者,改善了劇團的演出生態,並成功將宗教文化傳承予一般社會大眾文化祭期間的活動在豐富民眾文化娛樂活動的同時,鞏固了個人與他人、地方間的情感連結,並賦予「廟會」以「一年一次的文化饗宴、盼大家共襄盛舉」的意味。

 

保生文化祭造就地方、人群與個人的關係展現了現代廟會藝文化的過程可以是一個積極的、能催生大量新連結的文化生產過程,能使得保生文化祭成為地方資源,甚至大臺北地區宗教活動之重要展演。

 

二、   邁向國際文化交流

作為傳統文化的支撐點,現代廟會有著「推廣傳統藝術」的目的,不僅延續在地人對傳統文化微存的記憶,也在外來觀光客和臺灣廟會文化間建立連結。而保安宮藉由保生文化祭與國內外學界搭建起文化交流的平台,也反向刺激了廟方自我提升——通過招募高素質文化祭志工、國際募捐等方式改善觀光環境與氛圍,為行銷臺灣宗教文化尋找國際新契機。

(Visited 31 times, 1 visits today)

Pos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