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向保守年代的彩虹旗—論中、老年世代對同志議題的態度

 

揮向保守年代的彩虹旗—論中、老年世代對同志議題的態度

指導教授:張玉佩

系所與年級:傳科所碩一

組員:李彤、陳巧儒、黃鈺婷

一、前言

同志議題在近幾年成為熱門話題,同時婚姻平權相關的訴求也成為公投項目之一。從2018年年底公投結果的資料中發現,不同世代對於此項議題的態度似乎有所區別,例如:中、老年人口比例較高的地區,對民法維持在「一男一女」的支持率較高。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年人的年齡界定為45至59歲;老年人為75歲以上者。據此,今日的中年人多出生於1950、60年代的戒嚴時期。當時,有關同志的資訊稀缺,多數人都是不知道何謂同志、同性戀的保守世代。然而,生於此世代的人們經歷了戒嚴和解嚴的社會變遷,更同時遇上同志運動萌芽、盛放的階段。

為此,本文關注中、老年世代對同志議題的態度,以深度訪談法進行資料搜集與分析。訪談過程中,我們針對四大研究焦點:「成長背景」、「生命經歷」、「政策」與「管道」探討了五位研究對象(受訪者基本資料可參見下表1)對同志議題的看法、支持或反對同志的原因為何,本文深度訪談訪綱概念圖可參見圖1。

表1、受訪者基本資料表

化名 性別 年齡 教育程度 備註
Merry 77 師範學校(高中) 年齡最高
Bob 58 大學 唯一男性
Annie 53 大學
Linda 48 高職 有同志身份的家人
Bella 49 高中 未婚

訪談結果發現,中、老年世代在社會風氣開放下,在傳統價值鬆動與社會進步間潛藏著矛盾的情懷及焦慮。此外,受訪者對於同志議題的態度甚至顯現出「表裡不一」,「內心反對-表面尊重」的二元結構;在面對與自己不同親近關係的同志,其接納與抗拒的表現也有明顯的差異。

 

二、成長背景對同志態度的形成

(一)什麼是同志?中老年世代下,教育沒教的事

教育部分主要可以分為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首先,家庭是每個人最早接觸的團體,因此家庭教育對個人的養成非常具有影響性,平時給孩子灌輸的觀念,也是個人之後的養成,家庭對於同志議題的教育亦是如此,「從小我們就一直被灌輸的就是,女生要嫁一個好老公,組織一個好的家庭,男生要娶一個好老婆,幫你一起扶持家庭,這是我這個年代,父母教育我,給我的觀念。—Linda」,由此可知,一夫一妻制的觀念根深蒂固。

其次,個人第二個會接觸到的團體就是學校,為個人生命中最主要的知識活動都是在學校之內完成的,但在所有受訪者當中,學校教育不曾教導過同志議題,「以前學校沒有在討論這個事情。—Merry」、「沒有去討論到這一塊,教育也不會去教導這一塊。—Bob」,過去年代對同志的認識跟資訊都很薄弱,並沒有真正去教導有關同志的訊息。

 

(二)同志的家庭教育更勝生育後代

宗祠體系主要關注於生育後代、傳承香火的問題,同志在生育上礙於兩人生理構造都相同,因此無法生育後代,但大部分的受訪者都不認為生育是問題,「因為現在很多一男一女結婚他們也都不生,就算同志沒辦法生,他們也可以領養。—Bob」,但對於同志所領養的孩子應該如何教育才是問題的所在,「他們並不像我們是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那如果說你兩個都是gay,我覺得沒辦法給這個孩子很十全、充滿愛的環境裡面去成長。—Annie」,甚至認為同志不需要生育後代,「我反而覺得他們不要有後代,不要把他們身上的問題延伸給下一代。—Linda」,對同志教育出來的孩子會產生焦慮,因為孩子無法在一男一女的家庭中成長,因此,認為孩子在價值觀上會有缺陷,也就無法養成健全的人格。

 

三、當彩虹跨進生命裡

(一)同志從「別人」變成身旁的「家人」

1980年代同志運動萌芽前,同志議題仍處在噤聲階段,許多人對於這個族群所知甚少。然而,我們的受訪對象在其生命經歷中橫跨了這項議題的積極性轉捩,希望藉由他們的故事聽見世代個體對同志的接納與抗拒。

「媽媽我不要穿裙子!」回憶起中性氣質的女兒在幼稚園的小小抗爭,Linda向我們訴說其身為母親角色的尊重及擔憂。國中時女兒就開始熱衷體育,帶回家裡的朋友也多為中性打扮,Linda那時困惑著:「怎麼交的朋友都是這樣子的?」。曾觸及到Linda、讓她沮喪的事件是女兒在上高中時把一般女性款式的內衣收著不穿,從女兒在青春期的交友情況、衣著選擇上察覺到她與眾不同的氣質表現。

中性打扮、排斥婚姻和選擇更舒服的運動內衣,Linda和女兒互動後瞭解她並非否認自己的生理性別(女生),而是有自己喜歡的樣子。對於女兒的轉變,Linda的先生一直都較為支持,而Linda雖說自己較為保守,不希望女兒受到異樣眼光對待,但也能以正向角度調適自己的心態。

Linda和表弟互動良好,在不碰觸同志議題的情況下。Linda透露他的表弟是在出社會工作後,在同儕的影響下才轉變為同志。表弟對自我身份的同志認同也隨著同志族群努力的成果「漸漸公開化」。「他會去參加同志的婚姻合法化遊行,他會去爭取第三性平權,甚至他一開始在臉書的PO文都是很負面的,那現在他把他的另一半公開」。

雖然尊重表弟的同志身份,但是Linda無法接受表弟在社群媒體上激進的表態。「我們常常槓起來」,「他是導遊,他會去買一些奇怪的東西,他會把那些奇怪的東西放上FB。」「潤滑液、保險套啦,甚至是性感的內褲⋯⋯,標題就下的很聳動,就這樣放上去。同一個圈圈的人就會說:『哇!今天晚上要⋯⋯』,就是一些比較裸露、不堪的字眼出來⋯⋯」Linda雖然會以私訊建議表弟不要放上聳動的內容,表弟卻仍不以為意。

從小學六年級第一次聽聞同志伴侶的存在,到自己遇見了兩位處於非主流性向光譜的親密家人,Linda和同志的距離從「他者」縮近為「我們家的人」。Linda以親身與同志家人相處的經驗,論及自己對社會接納同志的看法。Linda說同志的身份、人權應當被社會認同,如此也能減少這些群體以負面、激進的行動表達自我。

 

(二)同志需要接受治療?不能被滿足的愛與需求

受訪者Annie在過去也接觸不少的同志族群。她曾在醫院的精神科擔任實習護士,輔導、矯正過同志「病友」。「有的是剛犯,就像你剛剛感冒而已嘛,治療就比較快。那他是從小一直『扮異性症』⋯⋯到了國中,上了健康教育才知道自己是男生。」她從Maslow需求層次理論的觀點看待同志者的生理需求,認為他們沒有十分的性滿足和百分之百的愛。Annie雖然接受多元的性別氣質,卻認為異性相吸才符合與生俱來的本能需求;在她眼中,同志族群必須接受心理輔導、服藥等治療措施。

 

四、同志合法化—孩子,請別太早告訴他

(一)合法是種鼓勵,我要怎麼教小孩?

站在認可同志合法化的立場上,法律會帶給同志族群多一些保障,即使台灣社會在包容同志這一塊仍需要一點時間,但基本保障有了,仍可以樂觀地去看待,同志族群會隨著世代在進步,在勇於爭取之中,得到更多人的認可。

「我同意在同姓婚姻可以跟夫妻享有一樣的權利,但是我是覺得你不能去註冊—Linda」這前後矛盾的想法正是現在大部分中年人的思維,我認同你們的關係,但我無法接受你們透過法律成為合法伴侶。為什麼? 「同志那個要尊重人家啦,但是說要合法我感覺也是不必啦,好像鼓勵一樣。—Linda」擔心合法就形成鼓勵大家同性去結婚,違反了傳統道德與一夫一妻制,這是種害怕改變的焦慮。

通過傳統倫理觀念,強調一夫一妻,婚姻的出現與生兒育女是密不可分,即使在訪談中,有許多受訪者認為婚姻跟生子沒有絕對關係。但在闡述反對立場時,總是提及孩子的教育問題。稱謂怎麼辦?孩子觀念受影響怎麼辦?站在家庭教育的立場上,孩子們產生價值混淆怎麼辦?多數反同的受訪者,都抱持著這樣的疑慮。

 

(二)同志教育有必要,但請別太早告訴孩子們

性平教育最大的爭議點在於什麼時候要告訴學生「同志」,太早教小孩什麼是同志會出現問題,這是反對國小開始教導學生同志議題最大的隱憂,「國小生心智思想還不夠成熟到可以去做判斷,所以不應該強制他們來認識同志。當然這樣的議題是很好,但是它給的年齡層不對。—Linda」以同志是後天家庭、社會因素所造成的推論來觀看此論點,能了解身為人父母的受訪者所疑慮的事。

在傳統媒體上,許多反同團體開記者會、買廣告、LINE群組傳遞長輩圖以恐懼訴求告訴大眾,性平教育中的同志教育會影響下一代孩子的觀念。即使受訪者們對於收到同志教育是在教導同學去認識「性行為」相關訊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但不免都採取了保守且慎重的態度。

 

五、傳統思維下評斷同志在媒體中的再現

傳統報章媒體對於中、老年人在接受同志議題上仍佔很重要的一環,媒體上的言論,為同志族群下的註解,對中、老年人影響很大。愛滋病、性愛趴這些負面標籤,透過媒體的傳佈,影響了中、老年人世代對同志的觀感。 「常聽到的新聞,好像都是說他們很容易愛滋病,讓社會成本增加報的,因為他們開那個什麼同志趴踢—Bella」。但事實卻是如此嗎?Bella自己也表示,有時候異性戀的性生活或交友圈甚至比同志亂,但收到媒體的資訊,對於同志,往往負面消息比正面的多,對此看法,Annie、Linda亦有同感。從旁觀察中發現,即使受訪者們自稱自己對同志沒有負面觀感,但從言論中,仍能感受到受訪者們對同志或多或少都帶有負面思維的存在。

「轉傳分享,代表了我認同這訊息的論點,而不是我被這言論所影響。」傳統媒體是獲取消息的來源,LINE是傳遞同志議題的最大管道,在公投前夕許多教導如何投票的圖片、文章在各個群組間流傳,這些訊息中反同言論占了極多數。

「俘虜」與「斷背山」,這是在詢問受訪者觀看同志相關影視中,聽取到的片名。電影中或多或少都提到了同志情節,但受訪者卻站在不同的立場上,Bob印象中看完「俘虜」後,從中了解到一點同志的愛,雖然當時對於電影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看過「斷背山」的受訪者Linda認為在那個年代下,有這樣的愛情雖然難能可貴,但回歸到現實面,「如果真的發生在我家身上,我真的覺得我的人生毀了」,這是一個受到傳統一夫一妻制思想,站在媽媽角色立場的想法。對於同志情節的劇情,即使有所接觸,隨著社會風氣漸漸開放,受訪者們仍表明自己的傳統情懷,我尊重,但我反對!

 

六、結語:中老年世代對同志的矛盾情懷

在戒嚴體制、民風保守的環境下成長,接受傳統倫理道德的薰陶,一夫一妻的體制從沒有想過會有特例的產生。當同志族群的出現,當訴求同性婚姻的口號大聲旗鼓的宣揚著,中、老年世代人們的認知,正在進行一場拔河。

純樸年代下的性別教育,沒有人開口說了什麼是同志;傳統的思維下,既定的女生就是愛漂亮、男生要堅強。在社會風氣逐漸開放下,女生的中性、男生的溫柔都可被認同。同時,同性之間的愛,也逐漸被默許—僅止於默許嗎?有些人已開始認同,願意讓法律去保障同志們擁有與異性戀相同的婚姻權利;但更多的是,受著傳統倫理教育的保守世代,秉持著婚姻就該是一男一女,秉持著以法律之名保障就是鼓勵的信念反對著。於此同時,保守派的中、老年人仍尊重同志的愛,仍相信有一部分人是天生使然或後天因素讓自己愛上同性的另一半。

這是中、老年世代族群的矛盾,對同志的情感是既認同又反對,既尊重又消極。

 

七、訪談經驗

(一)陳巧儒:

在訪談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受訪者對於同志議題是沒有太多關注的,對同志時事並沒有關心,周圍的親人朋友對於同志議題也沒有討論,加上沒有踏入婚姻、沒有小孩,所以根本地不需要為大家對同志議題爭議的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去思考其中的利弊。即便最後在旁敲側擊中,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但內心總有種是不是造成對方壓力的感覺。

每一次訪談都像是文化衝擊,原來世代差異比想像中明顯,擔心自己是否不小心透露出自己不認同受訪者的言語或動作,慶幸的是,我根本沒時間去擔心我的情緒,主訪的時候,我必須要趕快思考下個問題;當觀察者的時候,我得趕快筆記。直到開始訪談,才知道訪綱的重要性。

當觀察者的時候,得在主訪想不到問題時,適時地,丟出準備好的議題,讓訪談順利延續;當主訪的時候,必須從受訪者的言論中,找出深問下去的蛛絲馬跡。深訪是個團體行為,我們必須做好準備、相信夥伴也相信自己,這一次的深訪經驗,仍然有不足之處,但我覺得我們已盡了全力。

 

(二)黃鈺婷:

從本次深度訪談中,我們了解到深度訪談應該怎麼施行,什麼樣的行前準備是必須的,我們透過預訪再修正訪綱,但其實在深度訪談的過程中,訪綱的設計並不會完全照著訪綱的問題走,是必須依造受訪者的故事去做更動的,在預訪時,我們發現事前準備的題目數量其實並不夠,太多相似的問題受訪者可以一併闡述完,因此,新增新的題項是我們在預訪之後做的修改,就好比在之前學到的螺旋設計一樣,回頭再檢視先前的步驟是研究進程中重要的一環。

此外,在深度訪談時,每個受訪者的談吐都不盡相同,怎麼樣讓受訪者願意清楚描述自已對同性戀的態度是需要主訪者協助的,因此,主訪者的隨機應變能力就會是關鍵,適時地幫助受訪者回答問題,以及應該如何幫助受訪者將故事描述得更完整都是在這次深度訪談中體驗到的,畢竟不是每位受訪者都是這麼健談,但每位受訪者一定都有屬於他們的故事,如何將故事的碎片拼揍起來則是這次我們在深度訪談中,得到最珍貴的經驗回饋。

 

(三)李彤:

由於我們此次的主題牽涉到不同世代的價值觀念,受訪者仍可能會顧忌我們(採訪者)的身份(年輕世代)而不敢全盤拋出最貼近內心的看法;換句話說,若和受訪對象屬於相同的年齡層,其給出的答案可能有更清晰的立場,這也有可能是我們觀察到的「矛盾」因素。例如,我們發現受訪者一開始說對同志族群尊重,卻在訪談後半段的問題中給予極端反對的回饋。

在採訪過程中,我發現向受訪者給予的回應確實很重要,也許只是一個認同的眼神、肯定的發語詞,都能鼓勵受訪者繼續傾訴更多故事。此外,適時追問是重要卻也不太好拿捏的技巧,有些受訪者明顯在一開始還繞在表面上轉,但若將問題切出一小部分提出,也容易再挖掘到貼近研究焦點的資料。

主訪、觀察者的角色都控制、協調著訪談場面。印象頗為深刻的是要採訪Bella時,我們本來都要坐在她的對面;但是她直接請主訪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她說:「這樣感覺比較近和方便」,而觀察者位在我們右手邊的另一張桌子。這樣的座位配置確實和兩人都坐在受訪者對面不同,這時我們反思到原先「二對一」的局面可能會帶給受訪者更多壓力。

深度訪談需要細膩、察言觀色的能力,以及與團隊成員的合作,而從資料搜集到統整出有主體面貌的故事又是另一個不易的工作。此次訪談雖然還有雖然還有許多待改進的地方,像是更快也更穩的反應能力、在受訪者話少的時候使他談論更多的技巧等等,但評估下來,我們都已經在現階段盡力做到最好。

 

參考資料

  1. 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第7案至第16案各年齡層投票權人人數統計表(107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專區網站)(民107年11月20日)。檢自https://reurl.cc/eGLx7 (Mar. 20, 2019)
  2. 楊光舜(2019)。素顏台灣:2018年台灣地方大選與公投結果分析。檢自https://reurl.cc/5D4k6 (Mar. 22, 2019)
  3. 符煜君、曹思佳、蘇彥誠、連俊翔(2019)。不同世代的同志個體:歷經出走,選擇歸來戰鬥(報導者)。檢自https://reurl.cc/d1L02 (Mar. 20, 2019)
  4. Yen-hsin Alice Cheng, Fen-Chieh Felice Wu, and Amy Adamczyk(2016)。台灣人對同志態度之轉變,1995-2012。Chinese Sociological Review

 

(Visited 137 times, 1 visits today)

Post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