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傳科碩二 鄭淇云

來到新竹已屆六年,至今BMI依舊過輕,使得我在新竹的狂風中向來飄搖得特別厲害,

我還記得老妹跟我說的:
「姐姐你要小心,不要變成風箏。」

這種無聊玩笑,但總是有人會以此擔心,走在路上時會緊抓著我的手,或者走在我前頭,讓我少花點力氣逆風而行,又或者是一群人走在路上,風把語句吹得凌亂,看著彼此的狼狽大笑,猜測彼此剛剛說了些什麼。

我認為這與我的研究生活是十分相像的,再怎麼辛苦也有人可以依賴,吐吐苦水,有時候煩惱隨風而逝,但更多時候會隨風而來,但因為有小夥伴在身旁,所以少了那麼點緊張與擔憂,總是能過得去,日子也必須這樣過下去。

新竹的交通不是特別方便,交大的位置又十分孤僻,同樣位於一座島上,這讓大家變得十分緊密,任何活動都是一呼百應,得到的支持與幫助是怎樣也感謝不完的,縱使是美食沙漠,食物也會因為分享,生活上的酸甜,更多了不同的滋味。

「研究所是為何而念呢?」

這大概是我念研究所前,甚至到現在也還在持續思考的問題,我無法說出「為了求知」那樣純粹的答案。

在實習時,我了解到現代媒體的困境,不論現今閱聽人對媒體的選擇權比過去要大多少,對於媒體的口味卻始終沒變,腥羶色、跨大不實的內容,依舊是閱聽人的首選。

念研究所我想要的是「改變」,改變自己的無能為力,改變自己的想法,因此,能從課堂中學到什麼、認知上的更正,比起成績來得更重要。

知識的累積讓電腦跑得越來越慢,印出來的論文也越來越厚,日出是習以為常的風景,但我卻比大學時過得開心、充實許多。

#我們還在登山口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